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情系大地 別有“洞”天——記巖土力學與地下工程專家、中科院院士孫鈞

2019-03-18 14:11:02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代小佩
中科院院士,孫鈞,


 人物檔案

孫鈞,同濟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巖土與隧道工程研究所榮譽一級教授、中國科學院技術科學部學部委員(院士)。數十年來,他擔任國內外10余處知名高校和研究院所的榮譽/顧問教授、客座研究員,30余項重大工程建設項目的顧問/專家;在國內外發表學術論文380余篇,出版專著11部;獲授各種獎勵近30項,是地下結構工程力學子分支學科的主要奠基人和開拓者。

實習記者 代小佩

通 訊 員 吳苡婷 李正清 許建聰

“南通握別,瞬又數月。我近月來一直在外地工程現場奔忙,未敢有片刻懈怠。”近日,93歲的巖土力學與地下工程專家、中科院院士孫鈞給科技日報記者發來一封郵件。

去年10月21日,校園話劇《茅以升》在江蘇南通上演,作為茅以升的學生,孫鈞帶著夫人一起來到匯演現場,并寄語現場大學生:要愛國、要勤勉。活動結束后,孫鈞和科技日報記者說起了他最近的工作計劃。

孫鈞被業界戲稱為我國當代“土行孫”。作為一位隧道工程專業的知名科學家,他的一生都在與“巖土”“洞子”打交道。

崇山峻嶺、長城內外、黃土高坡、沙漠荒原、江河海底……祖國大地處處都留下了孫鈞奔忙的足跡。長江三峽工程、南水北調工程、港珠澳大橋……這些重大工程都凝結著他的智慧和汗水。

苦難童年萌生愛國信念

“愛國奉獻、科學救國。”孫鈞說這是他幼年時的夢想,但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他的追夢之路并不平坦。

11歲時,孫鈞跟隨家人逃難,從南京經蘇北輾轉來到上海市租界,躲過了南京大屠殺的浩劫。一家七口蝸居在當年法租界內的一間陋室,孫鈞回憶道:“我在大街上目睹過形形色色的人,耀武揚威的日本兵、法租界的越南兵……也見識過他們各式各樣的行徑。”

“我切身感到國家落后就會受到欺辱,由此萌生了愛國圖強的堅定信念。”回想當年,孫鈞的內心十分痛苦。

抗日戰爭勝利前夕,孫鈞以高分被國立交通大學(今上海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系錄取,當時的錄取比為1∶30。讀大學時,孫鈞成為進步學生會的系科代表。刷標語、呼口號、罷課斗爭、游行示威,這些“反迫害、反內戰”的愛國學生運動,他都積極參加。

“那幾年的愛國學生運動培養和鍛煉了我,讓我逐步樹立了愛祖國、愛人民的革命人生觀。”多年來,這位永遠“閑不住”的人,一直密切關注著國家大事和國際形勢的變化。每天無論有多忙,孫鈞都要抽時間看新聞,“只要看到祖國工程建設有需要,我定毫不遲疑奔赴第一線”。

數十年未敢有片刻松懈

自稱“科班出身”的孫鈞,將自己的專業基礎功底歸功于當年諸多名師的諄諄善誘。

1952年秋,孫鈞進入同濟大學任教,一干就是67年。由于俄語基礎好,26歲時孫鈞以講師身份被派給一位蘇聯橋梁專家當翻譯。工作之余,他堅持學習,完成了蘇聯基輔工學院副博士全部學位課程的學習任務并寫出“連續鋼拱橋”方面的專題學位論文。

“文化大革命”時期,孫鈞被下放到“五七干校”,農活繁重。但每天晚飯后,他總是雷打不動地學習。孫鈞回憶說:“在一盞昏暗的油燈下,我花了兩個月啃完一本‘巖石力學’方面的學術原著,為日后在該學科領域的工作打下了基礎。”

那時造反派來“抄家”,孫鈞什么都舍得讓他們拿去,可就是舍不得那些英文書和俄文書。每逢夜深,他就偷偷在臥室里耕讀至凌晨。

1976年,“四人幫”被粉碎,孫鈞重新走進實驗室,比之前更加抓緊時間搞科研。他說:“世上最寶貴的就是時間,它一去不復返呀!自己數十年來始終未敢有片刻懈怠。”

有一次孫鈞動完手術后,被安排在療養院休養。尚未痊愈他便又開始工作、寫文章,醫生忍不住“教訓”道:“孫教授啊,您這是來養病還是來做學問的啊?”此后,孫鈞摸清了醫生9點準時查房的規律,等查房醫生走后再迅速投入工作,后來次次都未“露餡”。

一定要去工地現場“驗明正身”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這句話孫鈞常掛在嘴邊,他自己也用實際行動踐行著這句話。

“我是一個工程‘醫生’,我的‘病人’在施工現場。如果沒見到‘病人’,怎么給它們把脈問診,又怎能開出對診藥方?”這是孫鈞堅持了多年的“行醫”原則。他認為,要研究并解決好巖土問題,不能只待在學術殿堂里做“空頭學問”,必須要去工地現場“驗明正身”。

在國家“大三線建設”如火如荼開展之時,孫鈞遠赴云貴高原、西北拉西瓦、浙江天荒坪等地,積極投身到一項項工程的勘察、設計和科研工作中,取得豐碩成果,并多次榮獲國家和省部級大獎。

上世紀末,年事已高的孫鈞在去湖北恩施市現場察看四渡河一座特大型跨谷懸索橋隧道錨的錨峒時,一腳高、一腳低地從陡峭的坡道一步步艱難下到地下70余米深的峒底。花了一個多小時仔細察看完錨峒巖體結構產狀后,在別人的攙扶下,孫鈞才艱難爬出來。當他氣喘吁吁地爬到峒口時足有5分鐘說不出話來,事后他說,那次真是達到體力極限了。

不止如此,孫鈞曾頂著44攝氏度的高溫酷暑長途跋涉,從烏魯木齊前往新疆吐魯番盆地開展勘察工作。他也曾冒著零下18攝氏度的嚴寒,為察看南水北調中線穿越黃河盾構隧洞的北岸深大豎井井口,手握冰冷扶梯艱難下到50多米深的井底……

在終日忙碌的工程實踐中,孫鈞以超緊張的工作節奏和飽滿的熱情,度過了他的花甲之年、古稀之年。哪怕在鮐背之年,他也未曾停下腳步。正如他所言:“做學問就是走完‘問題從實踐中來,通過理論探究再轉化為實踐服務’這一過程。這條路既甜又苦,解決難題絕不可能一蹴而就,需扎實地付出辛勤努力,唯如此才更能體會其中的樂趣。”

惜時如命,不做虛功。孫鈞始終堅持不懈追求心中理想,用沾滿泥土的雙腳丈量著祖國的土地。“國家和我的專業都還需要我,我要注意身體健康,親眼看看祖國那光輝璀璨的明天,圓我偉大中華的強國隧道夢。”他說。

采訪最后,孫鈞以一句西方諺語同記者共勉:Never say too old to learn(只要肯學永不言老).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符雪苑
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pk10玩法 免费黑马时时彩计划 北京pk10黄金计划 北京pk10计划软件 云顶娱乐app 抢庄牌九游戏 求时时彩qq群 后三包胆必中法有哪些 玩二八杠的技巧口诀 幸运28pc最快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