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85后”博導施一:病毒研究要“頂天立地”

2019-02-18 15:38:12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陳聽雨
施一,微生物,

新華網北京2月18日電 題:“85后”博導施一:病毒研究要“頂天立地”
 
新華網記者 陳聽雨 攝影、攝像 周靖杰
 
中國科學院微生物所研究員、中科院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副主任、研究組長、博士生導師……單憑想象,很難將這些閃閃發光的頭銜與一位“85后”聯系起來。
 
直到施一坐在了我的面前。
 
“其實生活中我也不是一直都在做研究,休閑時我喜歡看小說,有時也追劇,還看動畫片”。
 
穿著深藍色格子衫,戴著斯文的眼鏡,小麥色的年輕面龐,笑起來有點靦腆。這位曾“雄霸”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最年輕研究員、最年輕博導“江湖名號”的陽光大男孩,生動地詮釋了什么叫做“年輕有為”。
 

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員、中科院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副主任、研究組長施一。新華網 周靖杰 攝
 
生命第四域
 
“病毒很可能是‘第四個生命域’。”施一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新發和突發病毒,對他的采訪,一開始就很有科幻色彩。
 
目前在生物分類系統中,包括真細菌、古菌和真核生物三個域,人類等復雜生命體都屬于真核生物域,而作為非細胞生物的病毒并不包含在生物分類系統中。
 
“病毒是一種生物,但它是不是生命?有爭議。”施一進一步解釋,一般對生命的定義是指個體能夠獨立自我繁殖,自我演化。而病毒不能自主進行繁衍和生殖,需要依賴于宿主。從這個角度來說,病毒是一種比較特殊的一種生物形式。
 
H5N1、H7N9、埃博拉、寨卡……這些近年來見諸媒體的病毒讓普通人談之色變、避之不及。“新發和突發病毒對人類健康的威脅是毋庸置疑的,早診斷,早隔離是非常重要的。在迎戰傳染病疫情這一無聲的沙場,科學家們一直在努力,世界各國的科學家其實都在同一個戰壕里,共同為抵抗和預防傳染病進行研究。”施一說。
 
有別于上述兇險的病毒,若論普通人最有切身體會的病毒,可能就屬流感了。這個冬天,流感、發燒、咳嗽成了朋友圈刷屏的熱詞,身邊不少親友同事相繼“中招”。為什么感覺今年得流感的人特別多?這事兒請施一來科普一下還真是問對了人。
 
事實上,流感病毒的傳播是很多復雜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從病毒本身來說,流感病毒基因組屬于核糖核酸(RNA),與脫氧核糖核酸(DNA)不同,RNA基因組在復制過程中容易發生較多的變異,從而在宿主免疫選擇下,容易產生流感病毒的變異,這也是為什么每年都需要重新注射流感疫苗。
 
從人群的角度來說,流感病毒的傳播也受到群體免疫狀態的影響。
 
另外,隨著媒介與通訊手段的發展,人們對流感的認知也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其實流感病毒每年都有,但以前可能很容易被誤認為普通感冒。現在出現相關癥狀后,去醫院就診、排查的人多了,正式確診流感的人相應也就多了。”
 
“總的來說,除了流感大流行,季節性流感病毒的變異相對而言是逐漸發生的,每年感染人數并沒有出現快速增加。”針對易感人群,施一建議,及時接種流感疫苗還是很有必要的。
 
抗擊病毒是和時間賽跑
 
抗擊病毒的工作時常要面臨緊張的局面。
 
施一說:“我們的研究工作分成常規研究時段和攻關時段。所謂攻關時段,就比如突然發生了一次緊急的疫情,這時我們就會形成攻關團隊,要在較短時間內,集合大家的力量,快速拿出科研成果。攻關階段肯定是需要做出一些個人犧牲的。”
 

施一(左二)和研究團隊在實驗室中。受訪者供圖
 
2013年5月份,結婚剛剛三天的施一就“撇下”新婚妻子,返回了工作崗位。“其實工作完成后,我還是利用春節假期給媳婦兒補上了蜜月,哈哈。”
 
2013年2月份,我國東南沿海地區發生了H7N9亞型禽流感疫情。“那時在我的導師高福院士的領導下,我們迅速針對病毒展開研究,想搞清病毒在人群中的傳播性高不高?它的特性是什么?從疫情發生到拿出初步研究成果,我們只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施一回憶。
 
“為了第一時間拿到病毒基因,我們等不及快遞了,研究人員自己坐飛機拿到樣本然后直接飛回來,拿到病毒基因的當晚,我們就立刻進行了后續的研究。在全世界范圍內,我們的研究團隊是第一個把研究成果投稿到《科學》雜志(Science)的。”談及5年多前抗擊H7N9型禽流感病毒的那場“戰役”,施一仍然心存激動與自豪。
 
事實上,在“常規研究時段”,加班到深夜也是施一的家常便飯。
 
“平時除了出差,我絕大部分時間都會在所里工作,基本上都會堅持到晚上11點。”說起自己的工作狀態,施一立刻對家人表示了感謝,“我媳婦兒從一開始就支持我的工作,只不過有時叮囑我不要干得太晚,要求我一周里至少有三天十點之前回家。總體來說,她對我非常寬容。”
 
施一講解道,“倒不是研究工作一定要在晚上做,而是很多實驗需要連續性地操作下去,不能中途喊停。比如,我們經常需要針對蛋白質展開特性研究,而蛋白質是比較脆弱的,在蛋白質的純化過程中,需要連續實驗。假如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實驗結果,它很可能就會發生降解、沉淀等現象,導致實驗失敗。”
 
施一介紹,他工作所在的中科院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歷經十年,目前已經發展成為擁有17個研究組的重點實驗室,確立了三大研究方向。
 
第一大方向是病原生物學及微生物組,主要研究病原微生物的感染機制,為防控傳染病提供重要理論指導。
 
第二大方向是免疫生物學和腫瘤研究。“病原微生物感染與免疫系統是分不開的,當病原微生物感染人類機體時,免疫系統是第一道防線。所以我們需要了解免疫系統,如何能對抗病原微生物的感染。另外一方面,針對腫瘤展開研究,開發對抗和抑制腫瘤發生發展的新概念。”
 
相對于基礎研究的第一和第二大方向,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的第三大方向是應用研究,開發抗體、藥物等疾病防控治療手段。
 
“總結起來,我們重點實驗室的方向就是四個字——頂天立地。頂天,就是在基礎學科的前沿研究中,致力于做到世界頂尖水平;立地,是指要能夠開發出產品,真正落地去服務社會。”施一說。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mg电子官方网站 6码复式二中二是多少组 北斗彩票分析 二人棋牌有哪些 北京pk10下载 网络扎金花害了多少人 北京赛车pk10直播软件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