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一生創業三次的材料院士走了

2019-01-14 08:40:53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盛利
涂銘旌,

留聲機

因為一個人的離開,今年的冬天,顯得格外凜冽。

“科技沒有終點,報國不會退休。”這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涂銘旌生前,最后一次接受采訪時所表達的觀點。這位著名材料學家用一生踐行了這句話,直至生命終點。

去年入秋時,涂銘旌再度感到不適,只得暫別崗位幾日。當工作人員問起他的健康狀況時,他沒有多說,而是變換話題提起了工作,“上次提的事情,現在做得如何了?”

在追悼會上,人們將“科技先鋒”四個字送給了這位材料院士。的確,他的一生擔得起“先鋒”二字:曾三次白手起家,在一張張白紙上寫出材料科技的宏偉詩章。

“一個以科技報國為己任的科研工作者,只要國家需要,在什么地方都能搞‘雙創’;只要社會需要,在什么時候、什么年紀都能搞‘雙創’。”涂銘旌曾用這句話詮釋了自己的創業歷程。

而立之年:赴西安“拓荒”,參與籌建國家重點實驗室

1928年11月15日,涂銘旌生于原四川省巴縣(現劃歸為重慶市巴南區)。幼年時,他向往做個小學“教書先生”,但親歷重慶大轟炸等事件后,他意識到個人命運與國家興亡休戚相關。

1951年,涂銘旌從同濟大學機械系畢業后留校任教。不久后因院系調整,他從同濟大學調整到當時的交通大學機械系。1958年暑假,交通大學機械系、電氣系大部分開始西遷。同年10月,30歲的涂銘旌積極響應號召,與妻子和半歲的女兒坐上西行的火車,去往還在修建中的西安交通大學。

在西安交通大學工作的30年里,涂銘旌主要跟隨中國科學院院士周惠久從事金屬材料強度潛力方面的研究工作。

在國家經濟舉步維艱的歲月,涂銘旌與同事多次到工廠參與生產,在實踐中總結規律。他們不但協助工廠解決了不少生產問題,還和同事們在百廢待興的年月里寫成了與金屬材料強度問題有關的3篇重磅研究文章。

1970年到1981年,他協助周惠久開展“論發揮金屬材料的強度潛力——強度與塑、韌合理配合”科研項目,并在此基礎上,與周惠久一起創立了以“從服役條件出發”為核心內容的金屬材料強度理論,以此獲得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一等獎,一舉讓西安交通大學金屬材料專業蜚聲業內,為該校后來籌建相關學科的國家重點實驗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如今,西安交通大學金屬材料強度國家重點實驗室,已成為我國相關領域最重要的科研機構之一。實驗室建成與發展,離不開在該校金屬材料及強度研究所工作多年、后期擔任所長的涂銘旌的付出。

1988年,涂銘旌60歲。那時該研究所發展得如日中天,但時任所長的涂銘旌卻萌生退意,他主動要求從所長的位子上退下來,再次收好行囊、準備西行。

花甲之年:到成都從零開始,開創材料研究新天地

涂銘旌西行的目的地是——成都科學技術大學(后并入四川大學),他擔任了該校高新技術研究院院長。

創業之初,學校學科建設不完備、各方條件較為簡陋,涂銘旌不愿“等、靠、要”,而是自力更生。沒有實驗室,涂銘旌就找到靠近廁所的雜物間,騰出一間27平方米的空房做實驗室;沒有科研經費,他就自掏腰包,主動尋找校外合作機會,并籌集到一萬元錢購置基本設備。

就這樣,60歲的涂銘旌白手起家,讓學校的磁性材料研究從零開始起步。回顧那時的情形,涂銘旌稱其為“二次創業”。

當時,成都科學技術大學的金屬材料學科基礎非常薄弱,涂銘旌想從一個研究點開始,找到突破口。經過調研,他決定利用四川攀西地區突出的稀土釩鈦資源優勢打造特色產業。

從金屬材料到稀土及納米材料,研究方向的差異給涂銘旌帶來了巨大的障礙。但憑借著扎實的學科基礎和堅持不懈的科學態度,他再次開創了一片新天地,創建了四川大學稀土及納米材料研究所。

如今,該研究所擁有近2000平方米的實驗室,先后承擔了“鑭鐠鈰混合稀土在冶金和機械行業中的應用研究”“利用四川混合稀土制取貯氫合金規模生產關鍵技術”等多項重點研究。

耄耋之年:返渝回報桑梓,探索新材料交叉學科建設

2008年,心系家鄉的涂銘旌受聘為重慶文理學院教授和設在校內的重慶市新材料應用研究實驗室主任。

“80歲高齡再到一所‘二本’高校從零起步,還能干出什么名堂呢?”當時許多人對此都不看好。面對質疑,涂銘旌選擇了沉默,他要用成績來證明自己。

于是,涂銘旌提出建設新材料交叉學科集群、建立新材料中心應用研究實驗室,領銜創建了重慶市微納米光電材料及器件協同創新研究中心、重慶文理學院新材料技術研究院、微納米光電器件協同創新中心等科研機構。

此后8年,在涂銘旌的努力下,5000平方米的實驗樓、6000平方米的成果轉化及產業孵化基地拔地而起。建設實驗室時,正值盛夏,他時常頂著烈日,整天泡在工地上,晚上回到宿舍又開始籌劃學科建設。

“父親一生得過很多獎項。但他最鐘情兩個獎,一個是四川大學授予的‘十佳師德獎’,另一個是重慶文理學院授予的‘終身奉獻獎’。” 涂銘旌的兒子涂波在父親的追悼會上說,父親80歲時在重慶文理學院開始的第三次“創業”,是他對高等教育發展的一次探索。

(本版圖片除標注外來源于網絡)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符雪苑
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精装彩霸王综合资料彩图 轩彩娱乐官方网站 百人牛牛稳赢公式 体彩 11选5 稳赚技术 胜宏国际app买彩票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大乐透胆拖复式投注金额计算表 网赌MG是不是人为控制 鼎龙娱乐是干嘛的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